开启左侧

重修重庆城廓-戴鼎(定远门)

戴德强 发表于 2013-5-4 13:20:27
       戴鼎(生卒年月不详),洪武四年(1371年)随明军占领重庆,就任重庆卫指挥使,任期内在重庆原旧城址的基础上重修重庆城廓。重庆城墙先后四次筑起,战国张仪、三国李严、南宋彭大雅、明初戴鼎。
       没有多少名气,没有耀眼光环,定远门是明朝戴鼎筑重庆城时专门设置的一道城门。清乾隆《巴县志》里附有一张《重庆古城图》,图上标有定远门,还特地注明定远门就在通远门与临江门之间。稍感遗憾的是,这张《重庆古城图》只是一张平面示意图,并没有将定远门周边的街道地名逐一详尽介绍,因而定远门究竟地处何处?今人犹如雾里看花一般,对之仍然是个谜。
  坐南朝北,面对嘉陵江,地处通远门与临江门之间的定远门,是重庆古城十七门中的一道闭门,有城门的形制,有城门的模样,城门却长年关闭。似乎这道城门完完全全是道“死门”,并不真正具有城门的功能,充其量应应景而已,只是一种故作姿态的摆设。
  名为城门实为闭门的定远门,确实是作应景摆设的,事情缘于筑城主事者戴鼎。戴鼎身为朝廷命官却笃信道家,讲求风水,他筑渝城按的是道家之说,取的是“九宫八卦”之象,重庆古城十七道城门的大号,无不寄托寓意,十分讲究。
  重庆古城的十七道城门大多面向两江,惟城西处的城门只通陆路,戴鼎将这道城门定为通远门,寓意的是通向远方的坦途光明之路。通远门岂止是通向远方的坦途大道起点,它还是渝城西面的一道天然屏障。为显示军事要塞的坚实与重要性,戴鼎特地在通远门左右两边设置了金汤门与定远门。
  在戴鼎眼底心中,金汤坚城,挥戈定远,只有通远门安然屹立,重庆城自便平安无事。至于其余十六道城门,大多临江据险,大可高枕无忧了。这种心理,是一种美好的祈盼,也不乏求神护佑的迷信色彩,不管怎样窥探,事实就是这样。于是,在重庆城西重要关隘通远门的下方,这才有了定远门的萌生出世。
  为应景而设的定远门毕竟是道闭门,属性注定了它从萌生那天起就要遭遇冷寂,因系闭门,旧时这里的人们出重庆城都须转经通远门或临江门。正因这缘故,明代渝城行政区划八坊二厢之中少了定远门的踪迹,定远门一带归属通远门辖区之内。清康熙四十六年,巴县知县孔毓忠重划城区为二十九坊、十五厢,定远门这才粉墨登场,也才有了定远坊、定远厢的名号单独立世。
  公元1932年兴修七星岗至朝天门的中城经路,城垣遭拆围,定远门走完它五百余年历程,终于物是人非云散烟消。1935年,重庆市下设五区二十二坊,定远坊复归入通远门、走马街、红庙子区域,隶属第二坊,定远坊、定远厢亦悉数消亡了。
  若问定远门究竟在哪里?如今的东周巴将军蔓子墓的马路对面,七星岗下面的民生巷沿崖边坡顶处,一号桥石梯内侧堡坎高处,那里正是定远门旧址呢!
  令人疑惑的还有一问:定远门与较场坝,两者相距少说也有一二里之遥,怎么会扯在一起的呢?重庆的较场,是考武科的场所,武生操练武艺,为的是保家卫国,守城护土。有骚客好事,强拉配景,附会咏句:“定远门,较场坝,舞枪弄棍。”一句歌谣,便风行滥觞开来。
  如同夜空中的流星,在天宇暮色中飞驰而过,留下的长长弧线亮光,闪烁即逝。形同流星雨般的定远门消亡了,它留给人们的,只是淡淡的依稀印象。
全部回复1 显示全部楼层
A小戴专做低利车 发表于 2018-1-22 18:50:01 来自手机
我支祖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高级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

本版积分规则

楼主

管理员
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